百度搜索 九天 天涯 九天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    雖然心里隱隱約約,覺得這一趟龍宮之行,可能會是場鴻門宴,但方貴還是決定往龍宮走這么一遭,一是如今的白官子便在暗中看著,而且她也提到了龍宮之事,如果這時候自己忽然要走,恐怕立刻就會引起她的懷疑,一來暴露了自己其實沒有被奪舍的事情,有可能會引來棋宮其他方面的手段,二來就算自己回了太白宗,恐怕也是把麻煩引回太白宗而已!

    再加上,自己好歹也是用銅板卜過一回的……

    雖然當時自己是卜的晚上吃什么,可結果卻是個上上大吉!

    既是吃頓飯,怎么會有上上大吉之說?

    只能說明一點,銅錢指的就是龍宮這頓飯可以去吃,吃了有好處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是銅錢不講理!

    如此想著,方貴心里又經過了一番掙扎,腦海里都不由得出現了正在太白宗山頭之上辛辛苦苦扛著大旗,承受八方風雨的太白宗主,也不由得出現了正躲在了一個苦寒之地,守著火堆瑟瑟發抖的幕九歌,還有被家族帶了回去,腦袋上頂著水盆挨罰的小鯉兒……

    他內心被自己感動了!

    如此關鍵時候,自己怎能不多分擔些?

    別說是去龍宮吃頓飯,就算是再去抽條龍筋,那也得去??!

    不過他如今心里已被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激懷壯烈所充斥,但周圍的息大公子等人,卻像是全然未知,反而還一個個的激動不已,平素里一個個裝的人模狗樣,風度翩翩,但這會卻像是撿了金元寶的叫花子,喝了一夜的酒勁都醒了,只是恨不得要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都準備要去嗎?”

    方貴滿面古怪的看著他們,詫異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自然要去!”

    息大公子笑道:“龍族邀約,千載難逢,成名便在此時,如何能不去?”

    說完了才忽然又一想,道:“不過我說了不算,我去問下我爹!”

    說著跑到一邊去了,也不知又動用了什么珍貴的傳信之法,不過片刻便已跑了回來,臉上頗有些悻悻,道:“我只是將此事跟我父親一說,我父親立時將我罵了一頓……”

    方貴緊張的問:“不讓你去嗎?”

    息大公子道:“我爹說這等機會自然不能錯過,你他娘的問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貴頓時白了息大公子一眼:“沒想到你爹是這樣的!”

    息大公子汗顏道:“我爹平時真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論如何,有個伴就好,萬一出了事還有個墊背的,方貴便立刻坐了下來,這時候早就有好事之人,給方貴搬來了蒲團與玉案,甚至還有人沏了茶來,只是在一邊殷勤的看著,打開了榜單一看,便見那榜單之上,雖然言辭客氣,十分恭敬,但卻沒有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上面一共也只是說要請北域十二子,只是具體是誰,卻不著一字,全是空白。

    “這請客的人不講究,請柬還得自己寫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畢竟十二小圣剛剛定下,或許龍宮還不知我們具體的名姓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與他們計較,拿筆來,我自己填!”

    方貴手一抬,就有人遞過來了磨好的筆墨,方貴舔了舔筆尖,先在最上面寫下了歪歪斜斜的方貴兩個字,想了想,又興沖沖的在方貴兩個字前面,寫下了玉面小郎君五個字。

    這幾個字一寫下來,周圍忽然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方貴抬頭看向了眾人,尤其是目瞪口呆的息大公子,道:“你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沒事!”

    息大公子反應了一下,才道:“你這字當真不錯,這個……自成一派,不拘一格!”

    “還行吧!”

    方貴謙虛了一下,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好久沒寫字了,以前更好!”

    周圍又是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息大公子干笑了兩聲,道:“快寫我的!”

    方貴點了點頭,便又在榜上寫下了“息九昭”三個字。

    息大公子想了想,道:“在息州,人皆稱我為神符公子,你看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寫!”

    方貴不耐煩的道:“這么浮夸的綽號寫他做甚?”

    息大公子看了看方貴名字前的玉面小郎君五個字,一時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要去嗎?”

    方貴抬頭看向了其他幾個人,卻也是名義上為他們北域十二小圣里面的人,便如蕭瀟子、越清、孟陀子、海山人等,不過雖然大家一起自封了個十二小圣,喝了這一場酒,也算已經認識,但方貴想著和他們畢竟不熟,這么危險的事情,自然要先問問人家意見再說。

    “既是龍宮相邀,那自然……”

    蕭瀟子聽得方貴發問,微一緊張,猶豫著道:“……不好拒絕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去嘍!”

    方貴一看她的表情,便明白了她心里的想法,便將她的名字也給添了上去。

    望著榜單上的“小小子”三個字,蕭瀟子沉默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幸虧一邊的息大公子留意到了,忙接過筆來,又在旁邊寫上了蕭瀟子三個字,否則真不知道這位外冷內熱的蕭仙子,會做出什么事來。

    再之后,方貴又將越清、孟陀子、海山人幾個的名字寫了上去,伸了個懶腰。

    有些遺憾的看了看榜單,方貴道:“只可惜了,人家說請咱們十二個,結果現在只有咱們六個在這里,另外六個呢,有誰知道他們如今在何處的,問問他們肯不肯來?”

    聽著方貴的話,息大公子倒是怔了一下,半晌后他笑道:“你放心,不必找的!”

    方貴看了他一眼,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信心。

    喝了這一夜的酒,便是聽話外音他也聽出來了,另外六個人,明顯就是不愿跟著息大公子胡鬧嘛,這所謂的北域十二小圣之名,真的非常熱心于此的,也就息大公子而已!

    就連方貴自己,若不是息大公子懂事,推自己坐了首位,自己也不愛摻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過方貴也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擔心著沒有這么多人會如此之笨,跟自己一起去闖這?;瞿蚜系鈉吆J⒀縭?,龍族邀約的消息,已經在以一種驚人速度,傳遍了北域諸州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們……我們走這么快干什么?”

    遠在三千里外,有一位藍袍的男子,正負手而立,站在了飛劍之上,直向東方掠去,此人生得模樣俊美,長身玉立,氣度過人,正是剛剛從遠州回來的“十二小圣”之一的許流歡,如今他前面御劍而行,身后卻有一個丑丫頭駕云追趕,大風灌入口中,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群庸人在那里,如何能不走的快些?”

    那位藍袍男子轉過身來,耐心的等了丫鬟一會,等她追到了自己身邊,才無奈的笑了一聲,道:“世間奇才,有聲望者不少,但我倒還沒見過自己給自己封名的,想那息大公子,在息州也算個人物,卻未料想是這等草包,不過在永州斬了幾只鬼神而已,便要不可一世,找人封什么十二小圣之名,不過是跳梁小丑,嘩眾取寵罷了,我可不想被他們辱沒了名聲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公子說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丑丫鬟半天才喘允了氣:“跑這么快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跑快些,被俗氣追上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藍袍男子嗤的一笑,道:“此前他們可還要來拉我飲酒,呵,有這時間,倒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話猶未落時,忽然半空里,有一道符光閃過,徑直向他手里落來。

    藍袍男子認出了這是息家的神符,有意不接,但想了想,還是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自語道:“倘若他還是說這十二小圣之事,我便……”

    話猶未落,他已掃過了神符上面的內容,整個人的臉色忽然就變了。

    丑丫鬟嚇了一跳:“公子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七海龍族盛宴,居然請了我們北域十二小圣……”

    藍袍男子臉色驟變,半晌之后,忽然調轉了方向,化作一道劍光向著來路掠去,任由后面的丑丫鬟怎么叫喊,也不敢再放緩半點速度了,臉上心里,都只有那無法形容的震驚之色:“怎么會?怎么會?明明就是那息家少爺自己胡鬧的,但龍族居然把這名聲當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北域十二小圣之名,真要借龍族的口傳遍天下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尊,我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遠州邊界處,一艘停泊了許久的法舟前,一位作道姑打扮的年青女子踏云而來,來到了法舟前,向著舟內打了個稽首,道:“遠州之禍已解,弟子遵從師命,即刻趕回……”

    話猶未落,法舟里面忽然傳出一個聲音:“你立刻回去!”

    這道姑打扮的女子微微一怔:“師尊不是不喜歡我與那些人深交么?”

    “龍宮有神使降臨,邀約北域十二小圣赴七海盛宴……”

    那法舟里面的聲音,都顯得微微有些激動:“你難道不懂這代表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龍族邀約?”

    聽著這句話,這年青道姑都吃了一驚,竟一時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東土老神仙一句戲言,便讓北域多了七個小圣,如今三百年過去,北域七小圣成了北域七圣,各占一地,奪去了多少名聲與氣運,旁人便是天資再高,實力再強,也難強過他們七人,誰料想,如今龍宮居然也要成就你們這一代里人的十二小圣之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值此北域亂象將成之際,這十二小圣之名何其重要?”

    “且不說去了龍宮之后,將有何福緣,僅此名聲,便是你的底蘊,倘若這一場大亂真的出現,憑著這小圣之名,便不知會有多少人來投奔于你,依附于你,為你奪來大勢……”

    “速去,速去,你大造化來了……”

百度搜索 九天 天涯 九天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章節目錄 nba梦之队

九天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黑山老鬼的小說進行宣傳?;隊魑皇橛閻С趾諫嚼瞎聿⑹詹?a href="//www.xvszxd.tw/shu/11553.html" title="九天">九天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