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 云中漪蘭(天舞紀外傳) 天涯 云中漪蘭(天舞紀外傳)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    三圣主卻趁著這一瞬間,將籠罩在簡碧塵身上的青光暴提,化作無數絲線一般的敫光,奪奪聲響中,將凌冠羽的身軀貫穿!

    日圣主格格尖笑道:“果然武皇已經受了重傷,這一招垂天神拳雖然霸猛,但已迫出了你全部的潛力。我們誘使那小子拼了命才將你擋住,可你現在也不行了吧?還有站起來的力氣么?”

    她嘖嘖稱贊道:“垂天神拳果然無敵天下,方才那一招若是直接轟在我們姐妹身上,恐怕咱姐妹會同時煙消云散吧?”

    另外兩圣主也紛紛撫著胸脯,做出一副后怕的樣子來。但看在凌冠羽的眼中,卻是無比的譏刺。垂天神拳乃是天下最霸猛的功夫,是以一旦被擋住了,則出拳之人也會受到極為強烈的反振,是以今日在鹿山折戟,內傷實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恨恨道:“我早該認出來你們這三個妖怪了!”

    日圣主嘻嘻笑道:“那只是你太笨了而已。直到我們施展出奪舍神術,你才看出來!或者是因為這么多年,我們姐妹的模樣變了太多吧?”

    她狠狠道:“人間靈氣稀薄,遠沒有昆侖山鐘靈毓秀,我們姐妹的修行日減,到現在連那如花似玉的相貌都無法維持,可嚇壞了凌武皇吧?”

    另外二圣主格格一陣尖笑,凌冠羽恨恨道:“若不是你們,昕兒又怎會死?”

    日圣主道:“那不能怪我們,只能怪你的昕兒生得太好,而我們靈氣大衰之后,必須要找一個人身寄宿,首度選到的,就是你的昕兒。我們初入昕兒的廬舍時,心神一時不能凝聚合一,行事宛如瘋狂。其實不就是殺了幾百個人,用他們的鮮血來補充我們的靈氣么,你也真是狠心,竟然就一拳將昕兒打死了!可你畢竟還是聽信了我們散布出去的謠言,來尋找云夢香沉,想讓你的昕兒復活??贍閫蟯螄氬壞?,這云夢香沉是驚精香所成,本是我們姐妹辛苦修煉轉世之用的。它固然能夠使人復活,更能夠大幅提升人的修為,連移星換斗都不在話下,但吞服了云夢香沉之人,則成為我們姐妹的廬舍,她就再也不是你原來的昕兒了!”

    三圣主一齊發出一陣尖銳的笑聲,凌冠羽的身體卻僵硬住了。他萬萬沒有想到,這所有的一切,都是這三個似人非人的怪物所策劃的!

    日圣主幽幽道:“你擊斃昕兒后,我們靈氣衰竭得更是厲害,不得已只好入了華音閣,卻發現,閣中有個比昕兒靈力更高的人!這次我們終于成功了!”

    青白光氣如鎖,將簡碧塵牢牢鎖住。日圣主伸出細細的,鳥爪一樣的手指,輕輕觸摸著簡碧塵的面具,口中發出夢幻般的贊嘆聲:“天姿國色,富貴皇命,又經我們三姐妹施展祈天神術,將星辰之力轉移到體內,這樣的軀體,實在是完美之極。我們姐妹三合為一后,靈力更是天下無人能抗,你說,這樣的結果算不算好呢?”

    三圣主一齊發出一陣瘋狂的笑聲,凌冠羽怒道:“就算拼了我的性命,也要阻止你!”

    日圣主悠悠道:“莫要……你看,你的昕兒不是來了么?”

    隨著她的話聲,就聽一個凄清的聲音道:“羽哥!”

    凌冠羽的身子一震,忍不住轉頭看時,就見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,朝他奔了過來。細眉如柳,粉面若桃,宛然就是十年前的七夕之夜,誓言要長相廝守的荊昕兒!而也就是那個夜晚,她竟突然發狂,殺戮數百人,最后死在自己拳下。

    凌冠羽眼中熱淚忍不住迸流而出,十年的孤獨相思,頓時化作怒潮洶涌的巨浪,拍擊在他那本已荒涼脆弱的心上!他忍不住大呼道:“昕兒!”

    紅衣女子歡笑著,向他沖了過來。凌冠羽大手張開,一把將她抱住,他的淚水,打在了她仰望的臉上。

    舊時的光陰,真能夠重復么?

    突然格格一陣暴響,凌冠羽雙手用力,竟然將懷中的昕兒擠成了粉碎!她那歡笑的嬌靨被震驚代替,然后迅速地蒼老下去。沒有昕兒,有的,只是懷抱著巨大拐杖的莫姥姥。

    但她死都不肯相信,怪叫道:“不可能,不可能!”眼珠卻已突起,被凌冠羽凌厲的擁殺擊殺!

    凌冠羽臉上的淚水緩緩收起,冷冷道:“昕兒已經死了,死在我的手上,你們想用這種伎倆來蒙騙我,那就錯了!”

    日圣主格格笑道:“但我們的計謀還是成了,你明知道是假的,卻還是猶豫了片刻,武皇,你敗了!”

    莫姥姥的尸體突然轟然炸裂,爆出一蓬奪目的光華,凌冠羽臉上變色,他數度重傷之下,真氣竟然提不起來了。莫姥姥的尸體宛如太陽,流火射金般炸開,登時凌冠羽身子暴跌入泥土中,口中也只剩下了游絲般的氣息!

    他畢竟不是神仙,受了這樣的重創,也有倒下的時候。

    日圣主轉頭,對著她的幾個姐妹笑道:“好了,現在沒有別人干擾了,我們可以放心地施展奪舍神術了!”

    月圣主眨眨眼,看著一邊掙扎著的謝云石,道:“還有這個人呢?”

    日圣主輕蔑地道:“他又不會武功,心弦已斷,還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三圣主一齊大笑,圍繞著簡碧塵的青白光芒,倏然大盛了起來!她們的身子也越舞越急,恍惚間化成三道青白色的長虹,漸漸向簡碧塵的身子擠了過去。

    白玉盒緩緩飛起,盒蓋仿佛被一種神秘的力量牽引著,自行打了開來,傾倒在簡碧塵的額頭上。登時氤氳異香充滿天地人間,簡碧塵的身軀,竟然在這異香的灌輸下,緩緩地化了開。日、月、星三圣主變幻成的長虹,也在異香圍繞中變得模糊不清,只聽一個尖銳的聲音道:“成功啦!成功啦!我們姐妹,終于奪得新的軀體了!”

    三道長虹聯翩進入簡碧塵的身體,簡碧塵仿佛變得極為痛苦,眼光都透出一片赤紅。她只剩了一張戴著猙獰青銅面具的臉,自脖子以下,全都渙散成青白兩色的光芒,看去極為怪異。異香漸淡,那光芒在緩緩凝結,構造出一個人的形狀來。

    日圣主尖銳的聲音傳了出來:“簡碧塵,你還掙扎什么?你抗不過的!”

    簡碧塵突然冷笑道:“你們這群怪物,就想搶占我的身軀?你們的陰謀,我難道不知道么?我請求你們助我登上這華音閣閣主之位,便是為了進入只有閣主才能進的養劍閣,里面有……”

    三圣主的臉色變了,齊聲道:“里面有什么?”

    簡碧塵道:“華音閣成名已久,簡春水老先生更是當年天下第一高手,那里面,有他的歸化法決,無論是毒還是元靈,都可以用這法決化為自身的內息,簡春水縱橫天下,這歸化法決,就是他的依仗之一,今日就看是你們奪了我的身軀,還是我將你們煉化掉!”

    三圣主一齊尖叫道:“賤婢!你休想壞我們的大事!”

    簡碧塵不再說話,她的身體中騰起一圈銀光,向流竄在她身上的青白三道長虹卷去。一時之間,銀騰虹怒,兩種力量幾相匹敵,陷入了膠著狀態。

    但三圣主畢竟修行多年,青白長虹跳躍越來越急,極度緩慢地將銀環壓了下去。那刺耳的尖笑聲越來越響,簡碧塵咬牙支撐,依然不能制止銀環的黯淡。

    日圣主尖笑道:“怎樣?畢竟你只有一個人,我們卻有三個人,你又能支撐到什么時候!”

    突然一個聲音緩緩傳了過來:“她并不是一個人!”

    只見謝云石搖搖晃晃站起,筆直地走向簡碧塵。他沒有武功,心弦已經震斷,還能夠做什么呢?

    但他的臉上滿是堅毅!

    他的聲音平靜,卻滿是決絕:“將我的魂魄拿去。歸化法決收化的靈魂越多,力量就越強。我自由休習碧落山莊心法,劍術道法平平,魂魄卻很堅定,它必定能幫助你戰勝三個老妖怪!”

    他說著,將身子向簡碧塵貼去。

    簡碧塵道:“不要過來!你會被吸收掉,形神皆滅的!”

    謝云石笑了,他并沒有停頓。

    簡碧塵眸中的冰霜之色,漸漸融化,透出氤氳的淚光:“其實……其實我并不值得你愛,我真的很丑!”

    猙獰的青銅面具落下,現出一張卻更為猙獰的相貌來。

    慘怖的刀劍傷痕布滿了整張臉,猩紅的傷痕翻起,顯得觸目驚心。簡碧塵愴然道:“這是她們在我身上刻下的血咒,我若背叛她們,就會變成天下最丑惡的人!你快走吧!再靠近些,你的神志就會被歸化大法沉吸進去,將從這個世界上消失!”

    謝云石的笑容變得很散淡,他的眼睛盯著簡碧塵的瞳仁:“丑惡又怎么樣?消失又怎么樣?你不是簡碧塵,也不是血蘭,在我心中,你永遠是漪蘭。沒有了你,就算我活著,我也只能四處尋找云夢香沉,為你復活。但天下只有一顆云夢香沉,那么,我活著還有什么意義?”

    終于,他踏上一步,抱住簡碧塵那剛剛凝結出一點形狀的身軀。

    突然,青白光芒從她的軀體中爆出,將謝云石也卷繞了進去。但他們并不管這些。這世間紛紛紜紜的,誰知道什么是對的,什么是錯的?什么是應該存在的,什么是不該存在的?他們專注的,只是彼此微漠的體溫。

    他們的心也凝結在一起,再也沒有人能分開,也再沒有人能戰勝!

    就在這一瞬之間,簡碧塵身邊的銀環大漲,宛如天坤倒懸,銀河傾瀉,瞬間蓬勃發出,充盈了整個天幕!

    大地隆隆而動,陰陽二氣瞬息穿透地脈,怒龍一般在空中飛舞,融入了那道巨大的銀光。一瞬之間,銀花亂落如雨,長空一片白熾!

    三圣主手中的青光頓時被銀光擊得四處飛散,而后銀白的光華透空而過,橫掃整個大地,竟仿佛是滅世的劫,要將一切渡化到天地盡頭!

    天地萬物,蕓蕓眾生,無不在這重生重死的裂變中發出痛苦的嘶鳴,隆隆雷聲中,三圣主的尖叫聲隱隱傳來: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們怎么會輸!”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我不甘心!我要詛咒你們!”

    她們的聲音漸漸消散,終于,隱沒在宇宙那蒼茫的聲息中。那三具丑惡的軀體,竟被這道強大到無所不在的銀光生生煉化!

    謝云石的意識,也綻放出最后一絲微笑,緩緩消失在劫后余生的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再丑惡的咒語,在死亡的面前,也會是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清風如訴,星河皎潔如帶,牛女二星默默相對,似乎也在為人間的悲哀而嘆息。

    許久許久,謝云石才回復了意識,但他居然沒死!

    他大喜之下,急忙轉頭尋找,他既然沒死,簡碧塵會怎樣?

    一個女子躺在他的身邊,謝云石急忙將她抱了起來,七夕的月色幽幽的籠罩在她臉上,他卻駭然發現,這并不是簡碧塵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美得宛如幽靈的女子,塵埃中的一切,仿佛都只是對她的褻瀆,她的美,是天神的杰作,是人間的永恒。

    又或許,是天上的織女,在這個夜晚,偶然降落了人間?

    謝云石大失所望,心神整個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沒有人能取代簡碧塵在他心目中的地位,就算天下最美的精靈也不行!

    難道從此之后,生死契闊,他只能去尋找另一顆云夢香沉么?

    那女子緩緩醒了過來。她看著謝云石,目光是那么凄迷。

    謝云石忽然發現,她就是簡碧塵!

    他狂喜之下,急忙沖過去,想要擁抱她,但突然之間,從他的身體中生出一道巨力,將他的心神拉著,向簡碧塵狂涌而去!這力量,竟然宛如侵蝕靈魂的法力,要將他的心靈奪去!他吃了一驚,急忙頓步,但那巨力竟然絲毫不消退,反而越來越強,讓他的心宛如生生撕裂一般的劇痛。他一步步地后退,不由自主地,離簡碧塵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簡碧塵遙遙地看著他,眼睛中的幽怨,卻是那么凄迷,那么憂傷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,謝云石明白了這其中的一切。因為,簡碧塵的心思,竟然仿佛一扇窗子,在他的心靈中打開,他們兩人,竟然能夠心神相通。

    ——她用歸化大法煉化了三圣主,但他的靈魂也被她吸入,融合為一。是簡碧塵在最后的關頭借用了祈天神術的星辰之力,在瞬間封印了歸化大法,硬生生地將謝云石的魂魄分開,再用云夢香沉將他重新凝鑄。從此兩人的心神實已為一體,就算相隔了千里萬里,也會一心遙知,明了對方的心意。

    ——最后散落的些許云夢沉香,勉強恢復了簡碧塵原來的容貌,卻只能凝聚出一個殘缺的軀體,一個無血無肉的軀體。

    ——從此,簡碧塵與謝云石的魂魄已經同出一源,一但靠近,便會增生出巨力,不可遏制地匯為一團。一旦合體,謝云石的魂魄也會消失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只有分開。

    天河清幽的光芒,垂照在兩個永不能團聚的情人身上。兩心能知,但卻不能廝守。天長地久,此情何堪?

    這是否就是三圣主最后的詛咒?

    烏鵲歸巢,七月七日的月色漸漸隱沒在地平線下,新的朝陽又將升起。

    目光盈盈相交,兩人的距離卻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日后,兩人還要獨自度過無盡的光陰。謝云石破碎的心弦也終會凝聚,《漪蘭操》裊裊的琴聲,終會在空曠的山野中再度響起,無論山川僻遠,風霧凄迷。

    兩人相視一笑,轉身而去。既然心意已經如一,言語豈非太多余?

    兩人的身影一東一西,消失在曙色中,或許就從此天涯海角,永不相見,只剩下巍巍山石之畔,一株清蘭默默盛開,幽露啼眼。

    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(全文完)

百度搜索 云中漪蘭(天舞紀外傳) 天涯 云中漪蘭(天舞紀外傳) 天涯在線書庫 即可找到本書最新章節.

章節目錄 nba梦之队

云中漪蘭(天舞紀外傳)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天涯在線書庫只為原作者步非煙的小說進行宣傳?;隊魑皇橛閻С植椒茄灘⑹詹?a href="//www.xvszxd.tw/shu/1922.html" title="云中漪蘭(天舞紀外傳)">云中漪蘭(天舞紀外傳)最新章節。